城市发展

所属分类: 核心 城市发展

本版主题: 49

今日更新: 1

发布新主题

敢问咸阳路在何方?

0 / 409503
     

签到天数: 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5189

主题

6827

帖子

5万

积分

超级管理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50722
发表于 19-8-9 16: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作为中国第一个帝都,今天的咸阳,一直被另一个身边的历史帝都压着,一直存在得有点尴尬。

尤其是最近,尴尬不幸被平方。

大概一周前,陕西十一市(区)2019年上半年GDP出炉,之前一直稳居第三的咸阳不但被宝鸡追赶超越,而且还以-5.32%的名义增速,成为十一市(区)中的唯一负增长。虽然现在经济形势整体趋稳趋缓,但像咸阳这样负增长的城市,放眼全国,除了东北地区,鲜有同病相怜的小伙伴。


咸阳GDP出现负增长,而且负的还比较多,尚未见官方或权威机构有所分析解读。倒是很多和咸阳相关的论坛上已经吵开了锅:有说是咸阳的血都被西安喝了的,马上就有人怼说咸阳前些年的高增长是因为倒吸了西安的血;也有说是因为二产下降,转型阵痛,马上就有人说不能正视问题;对咸阳自述的“低位开局”,众人齐呼“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谁吸谁的血,不好说,就说说对这个城市的感知吧。


​

改革开放之初,咸阳也曾辉煌一时。

西北国棉一厂,新中国第一家国营棉纺厂,曾经是以纺织业旗帜的地位显赫存在。之后,在这里诞生了其兄弟西北国棉二厂,纺织业长期是咸阳的支柱产业。国棉一厂的工人,走在路上是要被行注目礼的,男工人找对象都不用掏彩礼。

陕西彩色显像管总厂,中国第一只彩色显像管在此诞生,一举改变中国不能生产彩色电视机的历史。依托此厂,陕西的黄河、海燕、如意三大电视机品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风靡全国,供不应求。据传有人从北京拿着批条在黄河厂等着大批量提货,时称“官倒”,倒彩电、倒批条,过一遍手就赚大钱。那是计划经济转型时的特殊产物,人称“双轨制”。

这两家“第一”以及其衍生产业,长时间撑起咸阳工业发展的脊梁,甚至一度撑起陕西经济发展的一角江山。

​

但是,它们,说没落就没落了。国棉系列早已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彩显现今以“彩虹”的身份“似曾相识燕归来”,至于归来的如何,后文再述。


​

在上述两大支柱产业相继没落后,咸阳又火过另外两个产业。

这两个产业,一个是洗脚,一个是保健品。

仨月之前,步长制药的掌门人、赵家第二代大人物赵涛,学咸阳历史上最著名的嬴政也送人远渡重洋。嬴政以两千童男童女为资本的送渡,渡出了一个日本;赵涛以650万美金为资本的送渡,渡出了宝贝女儿的斯坦福“入学造假门”。

斯坦福“入学造假门”到现在还是一扇罗生门,但却因此把咸阳的保健品江湖,再次拉到吃瓜者眼前。其时,《今西安》曾撰文《大秦帝都走出的保健品江湖》对咸阳保健品产业进行了细致解剖,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链接此文。此处,只将其作为咸阳的一个产业,略作阐述。

大概是因为秦始皇开了个好头,咸阳这地方,有做保健品的基因和土壤,也曾走出了保健品的一片大好江湖。新时代中国保健品江湖的拓荒者,咸阳人来辉武绝对是开山鼻祖之一。


来辉武一开始做505其实很不顺,骑个28自行车见人就送红肚兜也没人搭理。转折出现在1989年8月。一家知名媒体给505背书,文章称“不吃药不打针,戴上就能治病,505神功元气袋受到患者热情赞誉”。

那时候,民风淳朴,报纸上说的,那还不是千真万确!于是,505火了,火得一塌糊涂,一个小作坊一天的销售额据说高达数百万,而一条神功袋的售价大概是四五十块,想想,一天要卖多少?

505最火的那几年,咸阳人都笑言,连农村的麦草都供不应求——当地人说,505神功元气袋里除了有什么中药秘方,最主要的原料就是干麦草!媲美“洛阳纸贵”,“咸阳草贵”一时间也广为流传。


“大哥”把来辉武保健品生意做得那么好,大咸阳又是追求长生不老理想的发祥地,很多咸阳的小弟们,也都嘀咕着怎么跟来大哥学一学。1992年,一家名为陕西卫生报的报社旗下,突然多出了一家医药保健品厂。保健品厂的操盘人,是一个姓袁的年轻人。

这家保健品厂剑走偏锋,专注半边天的幸福安康,所以,他们的产品,响当当地便叫做三八妇乐。三八妇乐到底有没有乐透半边天,用过的妇女同志才有发言权。但不可否认的是,三八妇乐甫一出生,便赶上了保健品的黄金年代,和505神功元气袋一并,堪称大秦帝都走出的一时雌雄!

长安人赵步长看着很眼红,也跑到咸阳去搞保健品,他的“步长”系列一开始也跟505一样不太走红。没事,有前面的成功经验可循,赵步长深知媒体背书的加持作用,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背书的媒体都由本地升级为“国际”。迄今,在赵家的各种宣传材料中,仍可见有关新加坡权威媒体《联合早报》报道赵步长神针扎得瘫痪老妇健步如飞之事。赵家以及步长人,从来对此都是津津乐道。但偏有好事者翻遍那份《联合早报》的所有版面,也没翻出有关此事的一个字眼,倒是在那天的《联合晚报》上翻到了相关文章。《联合早报》和《联合晚报》,区别当然不仅仅是早报晚报。当天,和“赵步长神针扎走瘫痪老妇”报道同时出现在《联合晚报》报端的,还有《少妇不甘寂寞喜欢年轻男孩》《风水师夜诱上山施法 眼插10金针少妇任摆布》等等。

如此看,这报叫做《神针八卦报》倒是蛮合适。赵步长的神针,和那夜诱少妇的风水师的神针有异针同工之妙。因为有神针插曲,制药这么严肃的事,也让赵家弄得和做保健品一样没了边际。

今天,505已经不大被人提及,步长系列也因为“斯坦福造假门”牵出的“联合早报神针门”一门接一门搞得狼狈不堪,只有三八妇乐拿着直销牌照还在卖得不亦“乐”乎。而在这三驾马车之后,各家大大小小的保健品企业,在咸阳依然遍地开花。网上随便一搜,哗啦啦出来一片。


只是,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只是,这些保健品企业,能给咸阳贡献多少的GDP,咸阳和咸阳人自己知道。


​

保健品在咸阳的第二产业里独占鳌头,第三产业的支柱,则是洗脚。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杜甫的这首《兵车行》,在后来的咸阳有全新的演绎——

车笛笛,人嚣嚣,行人色色钱在腰,纺工走了足工来,足疗不过咸阳桥。

十多年前,咸阳的某主要领导旗帜鲜明地提出在咸阳大范围推广足疗产业,将古都打造成“足疗之城”,让洗脚成为咸阳的支柱产业。这位领导,也因此被成为“足疗书记”。


根据媒体报道,当时咸阳平均每四天就会开张一家足疗店,运气好的话,去某个足疗店,“顾客可以在走廊邂逅一个个头矮小、精神肃穆的人,眉目慈祥,嘴唇很薄。你可以上去握手说,zhang书记,您好! ”。

实事求是地说,在咸阳原来的主打产业纺织业衰败、数万人下岗的大背景下,咸阳大力发展足疗产业,对解决下岗工安置、促进社会和谐,确实发挥了明显的作用。


但这个产业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就那么大个城市那么多常住人口,足疗店越开越多,正规的不正规的竞争激烈、各显神通,与情色相关的各种负面事件层出不穷,尤其是13岁男孩被性服务事件,让捏脚的手不知道往哪里搁,让一个个足疗技师,正规的、不正规的,都迷茫与滚滚风尘。

今天,足疗依然作为咸阳第三产业的支柱存在着,大大小小的店面不下千家,但到底能贡献多少的GDP,也好像也一直没见到过清晰账。


​

咸阳的发展,总不能指望“你卖着药,我捏着脚”。

有关官方资料中对今天咸阳的产业规划明确,能源化工、电子信息、装备制造、纺织、建材、食品、医药和医疗器械为七大支柱产业。

能化产业确实是当今咸阳的最大支柱。2019年,咸阳全市能化产业总产值1283.49亿元,占全市规模工业总产值的43.3%,说是半壁江山一点不为过。2019年上半年,能源工业依然保持正增长,同比增长1.2%。

正是正的,但是,这个1.2%,离负还有多远?而且,谁都知道,能源饭,吃不长!

作为第二大支柱产业的电子信息,龙头企业便是“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咸阳彩虹CEC8.6代线项目,该项目以及冠捷科技等电子信息产业,在一季度实现产值倍增,产值达28.16亿元,增长208.1%。但是,在二季度,该产业较一季度回落8.6个百分点。

显然,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官方的通报显示,2019年二季度,咸阳七大支柱产业“五加快两回落”。装备制造、医药、纺织服装、能化和食品工业分别较一季度加快6.2、3、1.2、0.4、0.4个百分点。除了电子信息,建材工业较一季度回落6.2个百分点。

对咸阳来说,产业转型的阵痛很有点痛,但是,貌似转型的方向还不够清,速度还不够快。


​

公元前350年,秦孝公将商鞅在渭河之北设置的咸亨、阳里合二为一,

咸阳从此生;

公元前221年,始皇帝一统天下,咸阳从此盛;

公元前207年,项霸王一把大火,咸阳从此衰。

以上是历史。今天的咸阳,又是怎样的走势,需要怎样的机会?

​

周五的天总是格外的难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