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论坛

所属分类: 核心 咸阳论坛

本版主题: 1622

今日更新: 0

灌水,八卦,咸阳论坛,谈天说地,不得发布广告信息。
发布新主题

那年那月那故事——知青土壕包谷地

2 / 118101
     

该用户从未签到

47

主题

117

帖子

273

积分

三级

Rank: 3Rank: 3

积分
273
发表于 2018-8-31 04: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年那月那故事——知青土壕
包谷地
      ——咸阳因渭河南岸的连绵水泽而得名。易经对咸的释解——山上有泽谓之咸。所谓咸,其实就是指,水泽连绵清澈,山峰倒映的地方。咸,古通感,感恩、感激之意。水美草丰植物繁茂,滋润生命万物的福泽之地,就是值得感恩的地方。所以此处,渭河南岸广阔的区域就是卦辞所指的——咸。山南、水北为阳,城在咸北即为咸阳。历史记载,咸阳城之名出现之时,这里的气候温润、水草丰美。直到唐宋期,还有宫苑、京畿、骊山之阳,广种桔、柑、梅、木瓜的记载(《酉阳杂俎》、《两京杂记》载)。

       我没下过乡,但,姐姐的知青点我去过,表哥的知青点我住过。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七十年代,在农村,春天的原野,夏季的夜晚,秋天的青纱帐,冬天的土壕。那就是知青的天地,
广阔的天地。

       横贯关中平原的渭河,滋润着两岸的人们,书写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南岸沣西的八里庄,地处旧时称作韭渍滩的地方,是盛产蔬菜、水稻的鱼米之乡。 表哥当年就在这里下乡。

      
表哥,一米八几的个子,英俊、标致,当时咸阳地区篮球队的队员。人帅气有人爱,高中没毕业就跟现在的表嫂恋爱着,表嫂人漂亮,家境好。因为门不当户不对,后来工作多少年,娘家都不愿意这门亲事,但嫂子执着,跟家里闹翻跟表哥结了婚。

      那年的夏季,下乡的表哥回来了。他背了一袋子的蔬菜,来到了我家。喊:姨夫!给你背点菜。父亲的脸上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但,也没说什么。到是表哥,放下菜,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五马长枪不停地说着知青们和村里的事。我被好奇驱使着,后来的冬天里,我就跟表哥去了知青点玩。

       知青点,简陋的房子,一个占了大半间房的土炕,能睡着七、八个人。夜晚,其他几个知情哥哥陆续回来了。民子哥说:宝哥没生意,跑空了。二强说:人都在连门都没进。我一点都没听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表哥说:白天我看见土壕里有个死猪娃,谁去弄回来。我去!另外一个哥哥说着就带个绳子出去了。屋里这边,表哥拿出了一大盘电线,熟练地接到了闸刀上。不一会出去的哥哥回来了,表哥拉着线出去了,不远处他把线头绕在了拖回来的死猪身上。转回身回到屋里,他喊:民子烧水去。然后自己坐在窗台前抽着烟朝外看着。我困的睡了,
朦朦胧胧中,听表哥喊:推闸!我睁开眼睛。只见哥几个,落下闸刀后,拿着镐头就出去了。就听见闷闷的一阵声过后,哥几个拖着一只狗进来了。哥几个分工明确,有条不紊的,埋了狗皮、杂碎,打扫痕迹,煮狗肉,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被表哥叫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满屋已经都是肉的香味了。表哥递给我一块后腿,我没等张嘴,口水就流下来了。

       吃着,几个哥哥聊着。就听民子说:鸡窝逮鸡,要想鸡不叫,先把手放在鸡的肚子底下,慢慢朝上抬,让它自己站到手上来,然后拉出来抓着脖子,嘎!就得了。民子还要说,表哥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说:太晚了,赶紧吃!吃了睡觉。

       再后来,一次公社打电话到我父亲的单位,让他去派出所接人。打电话的是公社领导,他认识我父亲。原来,表哥他们几个回家路上,顺便就去路边菜地摘菜,结果被发现,跟看菜地的打起来了。打完了人都跑了,但是表哥的衬衣被扯烂了,兜里的学生证掉出来让人家捡了,告到了派出所。知青当时被称为“高压线”。虽然叫去了派出所,知青摘个菜打个架,那时司空见惯,不是啥大事,派出所也没咋地他。批评教育,通知家长领人。父亲把表哥接了回来,训斥了一顿。表哥一米八几的高个,在瘦弱的父亲的跟前头低着,佝偻的像个大虾。说实话,姨妈家表哥、表姐几个孩子,都有点怕我父亲(表哥家姨夫,是他们的继父,在家基本不说,也管不了他们几个)。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父亲没少打我,但,我从来都没有像他们那样,觉得父亲有什么怕的。

       知青招工,要下乡够两年才有资格,还要大队、公社层层推荐。按表哥的表现,想招工出来根本没门。父亲费了好大的劲,找跟他关系好的靳大中,把人家里门槛都能踢烂。拉着人家靳叔跟他一起,公社、大队的跑。光给大队小队人回话,都不知道费了多少唾沫,人家说他表现不是差,是差的没法,说其他知青都比他强,让他先出去意见太大。亏得靳叔以前在这公社工作人缘熟,
那个时候不兴请客送礼,全凭人缘面子。费尽周折,总算招工指标拿到手了。

       姐姐下乡在塬上宜都村,离城约二十公里。相对那时的交通,四十里路是很远的地方了。每到农闲、周末,父亲都会让我去接姐姐。能骑自行车出去跑,我当然也很乐意。每次我骑车接到姐姐,回来姐姐就骑车带着我,偶尔我也会带着她。送姐姐也是上去基本都是她带着我,回来我自己骑。姐姐的知青点,我就像自家一样熟悉。知青点跟姐姐一起住的乡友李喜欢,我印象很深,大眼睛毛茸茸的,五官脸型配合的,看着那么舒服,名字也特别李喜欢,让人喜欢。还有大队书记的姑娘婵婵,姐姐来村后成了姐姐的闺蜜,经常吃住在一起。每次进城她就跟姐姐住我家。

       相对于表哥,姐姐的知青生活相对平静。表哥是篮球队,还有排球等体工队,都分到相对富庶的渭河南。姐姐按区划分到了相对条件差的塬上。但是,塬上姐姐下乡的宜都村,从村里到公社,父亲
人脉都很熟。所以到招工的时候,村里的书记进城来,顺便到家里来吃了一碗面,跟父亲说了一句:娃的事你不操心了。父亲又找了公社。姐姐就顺利招工进城了。


       再往北,离姐姐下乡不远,北面两县交界的地方,有相邻的两个村。两个县,两个村,连坢种地,姐姐同级有个王哥哥,和王姐姐,他俩同校、同班、同姓、一同毕业。下乡了,分别分到了这两个村,王姐姐漂亮、泼辣。王哥哥人精干又能说会道,王姐姐很喜欢他。白日里时常互串知青点,夜晚浇地又地头拉话话。那个时候,别人眼里这就叫谈恋爱了。可是那时的王哥哥似乎是有点不开窍吧,懵懂少年傻傻的被暗恋他的王姐姐追着。那个时代对于多数的青年人,拉手手,亲口口。这些东西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知青点,没有娱乐的生活,男女处朋友就是个好奇点,经常的就有人尾随窥视捣乱看热闹。
刚立秋不久的时节,一次王姐姐又来找王哥哥,俩人出去了。苞谷地的青纱只有多半人高。沿着田埂小道,两人漫步在暮色青纱。走到田边一处高处,两人坐下,卿卿汝汝,你你我我。聊得投机,说得高兴,不觉间两只手慢慢的就越挨越近,拉在一起的刹那,一股暖流刚刚涌起。突然,王哥哥一声:不好!苞谷地里有人。王姐姐一个激灵说:快走!两人像做了贼一样,迅速离开了。原来,又是知青点的乡友,恶作剧跟踪捣乱。被王哥哥灵敏的耳朵发现了。为此,一个名字被王哥哥念到今天。每每提起知青,就有“包谷地里有人!”的往事再现。听得我现在的脑海里,都满是那个人的名字。


       转眼,快半个世纪过去了。知青已是一个历史名词,曾经的风华青年都早已经年过花甲。相信这些曾经的经历,是他们永不磨灭的记忆,也是他们一生里最愉快的回忆。


       知青,土壕、包谷地。那个“包谷地里有人的地方”。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1

帖子

7

积分

一级

Rank: 1

积分
7
QQ
发表于 2021-10-31 12: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沣西八里庄人,你表哥是否名叫王新征? 我的微信号:hezm1206
回复

使用道具 评分 举报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643

主题

3433

帖子

2878

积分

五级

Rank: 5Rank: 5

积分
2878
发表于 2021-12-20 22: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网络里还有认识的,你俩臻缘!
回复

使用道具 评分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