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信息

所属分类: 社区导航 广告信息

本版主题: 31994

今日更新: 2

商业和广告信息请在此版块发布,重复发帖、发其他版块一律删除,谢谢配合!
发布新主题
  • 总投资71.7亿!咸阳市将建南北向和东西向高架桥!
  • 启迪书香逸居小区不让业主地上停车、逼迫购买地下车位。
  • 心疼!三九天咸阳一男婴被遗弃厕所,身上只有小薄被!
  • 用手机招揽嫖客“生意火爆”,咸阳4名违法人被拘留!
  • 太美了!再过不久,咸阳的夜景将会有个大变样!
  • 好看!好玩!好吃!咸阳人将迎来一场全城狂欢,这周末要这样玩....

在美国精神病院实习一年后 这位南京姑娘写了一本《疯癫笔提供记》

0 / 375
     

签到天数: 21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366

主题

387

帖子

102

积分

小学一年级

Rank: 2

积分
102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春媚是南京人,在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读了博士之后,又在美国西肯塔基州立大学历史系做了一名副教授。在任教同时,她修完了临床心理健康硕士的课程,成为了一位获得美国国家认证的咨询师,并在美国中西部小镇的一家精神病院实习了一年时间,她通过与来访者聊天进行心理治疗,偶尔也带他们读诗。年月日,她结束了实习,根据自己个小时的实习经历写了一本书,名为《疯癫笔记》。  蒙建业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态进入的中专,三年苦读之后,本想着能分配到城市里做个尽职尽责的小干部。结果等分配意向下来,大国旗舰蒙小东的愿望一个都没实现,因为那一纸分配证书将他落到了岭南省临岛县一家名为奋进的小船厂里,成为一名写写画画的宣传干事。

在美国,精神病院奉行严格的金字塔体系,按照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护士、受过训练的护工这一层级秩序管理病人。相比于专业性更强、侧重药物治疗的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更注重病人的心理治愈。他们大多本着人本主义的原则,运用更为多样和灵活的方式,将来访者视为遭受痛苦的个体,而非等待解剖和治疗的对象。

在《疯癫笔记》一书中,春媚记录了老毛、老金、小杰、小兰、四月、金马、秋叶、冬梅等十几位来访者的治疗经过,为了保护病人隐私,她使用了这些颇具中国风的化名。她将《疯癫笔记》视为一本非虚构作品,但其中的人名与病症等信息在写作时有所调整,我唯一能保证的是我情感的真实,春媚说。


《疯癫笔记:我在美国精神病院的实习经历》
春媚 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这些来访者面临着种种不同的问题或困境,亲人离世、家暴、性侵与自残等等不幸将他们推向了正常的社会之外。他们或是承受着反复发作的酗酒和毒瘾问题,或是被压在重度抑郁症下无法翻身,或是因躁郁症徘徊在亢奋和低落之间。从完全无法沟通到逐步接近每一位精神病人的内心深处,精神科实习医生春媚的实习记录本越来越厚重。

这期间亦有安慰失败的案例。书中写到的铁骑党少年金马在岁时已经是毒品领域的专家,一条阿Q式小辫挂在脑后,眼底一滴巨大的泪痕刺青,整个上身被密密麻麻的纹身覆盖。他满口他妈的、贱货,开口便是咆哮,深信示弱是通往死亡之路,力量才唯一可靠的逻辑最终,金马因不配合治疗被移出精神病院,交送执法机关。

春媚在书中还提到了一位无法哭泣的乌克兰女孩,被命名叫冬梅。冬梅在精神病院三进三出,第一次出现在春媚面前时,她被几名护士摁倒在地,身上伤痕累累。她出生在乌克兰,与两个姐妹一起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她无法像姐妹们一样适应美国,像一株仙人掌一样与梅雨江南格格不入。养父母无法理解,为什么上一秒这个女孩还是微笑甜美的天使,下一秒就像杀手一样残忍狡猾。在治疗过程中,春媚看到了乌克兰孤儿院给她带来的严重精神创伤。

与正常人想象中颠倒、错乱、黯淡的精神病的世界不同,春媚在精神病院里观察到的世界色彩缤纷。来访者们会讲起粗俗的笑话,散发着桃红色的气息;也会提出种种无理的需求和埋怨,将世界浸染在一片深紫色当中;有时候又变成了淡淡的灰白色,他们几乎没有声响地飘过,不留任何痕迹。


《疯癫笔记》作者春媚


在帮助病人的过程中,春媚也在进行自我疗愈。丈夫L因病意外去世,使她陷入严重的抑郁症之中。这些美国病患的经历如同一面面镜子,映照出她内心深处的悲痛和无力。结束了一年的实习之后,她感慨道:人类并无法从根本上战胜悲伤、孤独、焦虑、疾病与死亡,唯有与世和解,与己共存。在这个过程中,她感到自己逐渐变得柔软,心里从此多了慈悲二字。

独立纪录片导演马莉也参加了《疯癫笔记》的新书发布会,她曾在中国东北一家精神病院拍摄了纪录片《囚》。在重症病区待了一年半后,她发现精神病人并不像自己预想的那样富有攻击性,大部分疯癫可以治疗,可以控制,在清醒的时刻与常人无异。他们对疾病感到痛苦,他们对痛苦的感应是很理性的。回到常态时,他们很清晰地知道。

在马莉看来,现代社会对于精神病人存在着两种误解:一种是将这一群体神化,所谓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比如尼采、梵高、纳什等等;另一种说法是精神病院里面才是天堂,外面才是地狱。此外,文艺青年们喜欢给自己贴上各种精神疾病的标签,好像没有病就不时髦,这是一种轻佻的误读,忽略了这个特殊群体的特殊病痛。

马莉和春媚两位女性,分别用影像与文字两种不同的方式,记录了自己对于精神病院和精神病人的观察。孤独、犯罪、疾病、疯狂、绝望如此密密麻麻的伤痛在那个光鲜世界的背面无声流淌,春媚用她的慈悲为它拧开了音量。读完《疯癫笔记》,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刘瑜如是写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